水果视频app在线看

() 临江市殡仪馆,晚上10点,秦昆无奈地望着停尸柜。

工作将近3年间,有些尸体哪怕是努力也无法复原的。这位死者的脑袋是被高空坠物砸烂的,坠物重量超过10斤,直接砸掉了半颗脑袋。

这种尸体,吊唁时只能放一张照片,而且遭横祸而死,按规矩,必须等明天中午阳气最足的时候才能火化。

“天降横祸,希望你安心的走,下辈子投个好胎。”

秦昆点了一炷香,欠了欠身。

尸体在动,只剩了半个脑袋,眼皮不停地睁开、闭上。似乎还要挣扎。

横死的鬼,只要化形,很有可能就是只厉鬼,不把那个造成自己死亡的人弄死,决不罢休!

秦昆站在尸体面前,握住他的手,面无表情,最终,尸体闭上了眼睛。

秦昆长舒一口气,松开他的手,推上了停尸柜。

卸下手套,脱下工作服。

秦昆来到办公室里的时候,韩、祭炉鬼刚打完一把游戏。

“昆哥,忙完了?听王馆长说,你过段时间去魔都?”韩好奇打听道,“干啥去啊?”

优雅小妹的诱人气息

自小到大,秦昆没出过省,即便旅行社开张,也没正儿八经出去玩过,几乎坐的都是鬼车。上次和韩聊过天,这厮也一样,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临江市。之前的活动圈一直在桑榆城附近。

“当然是去见识见识世面!”秦昆顿了顿,很认真道,“坐飞机去。”

坐飞机!

这种高大上的出行方式,让韩眼睛圆睁,羡慕的不得了。

“唉……可惜王馆长不让我请假……对了昆哥,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么?啥时候啊……”

秦昆看了看韩,圆圆的脑袋,有些憨厚,不过是老实勤奋型的,很少抽烟、从不喝酒,除了玩游戏没什么不良嗜好。

这样的条件,除了工作环境有点问题,其他的也不差了。

只是祭家好像有规矩,不能穿华丽的衣服。他们主营花圈、死人饭、扎纸人,与鬼打交道最多,自古有规矩,祭家要穿‘寒衣’,怕穿漂亮衣服,遭鬼惦记、受鬼骚扰(主要是怕家人受骚扰)。

北派钟祭判三家,祭家从家主宁不为,一直到土娃,都给自己感觉土里土气的。

秦昆也没什么瞧不起人的毛病,但是尼玛现在都新世纪了,你工资也不低,就算工作时‘寒衣’加身,平时好歹饬一下自己啊……

大夏天,一条胸口印着‘奖’字的背心,军绿色的长裤,裤腿挽过膝盖,脚上踩着10块钱两双的拖鞋,大哥,人靠衣装马靠鞍,你来临江市的目的,是要解命找对象的啊……

韩觉得秦昆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,他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,干咳一声:“昆哥,看我做什么?我这身衣服有问题吗?”

“……土娃,你觉得没问题吗?”

“没有吧?大老爷们穿什么不是穿啊……我师父平日穿的和我也没啥区别啊?再说……挺好看的。”

秦昆语重心长道:“当年我穿喇叭裤、染黄毛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帅毙了。但个人风格总得换换啊……算了算了,给你介绍个电台,里面有穿衣搭配的介绍。”

韩一愣,见秦昆拿着自己新买的手机下了个电台,,放了外音。

“各位听众朋友们好,欢迎来到午夜鬼话,听萱萱为你讲鬼故事……我们继续上一次没有说话的故事,《阁楼里的臭气》……”

韩小声提醒道:“昆哥……这不是讲穿衣搭配的电台……好像是讲鬼故事的?”

“让你听你就听,少废话。每天都得听!我会按时考核,等我回来,给你解命。保你找到女朋友!”

“真的假的?……那我一定好好听!我娘还等着抱孙子呢……”

……

以前晚上下班,秦昆都会按时离开,趁着夜色喝喝酒,吹吹风。

现在多了个韩,他也会在单位休息一下,与同龄人聊聊天。生活就是这样,有时候的孤寂只是周围没有合适的圈子。

走出殡仪馆大门,曲大爷闭眼听着收音机,给秦昆挥了挥手。秦昆点头告别,来到门口后,发现面前是许久未见的邝师傅。

之前他开的是出租车,因为过年,家里人给烧了一辆宝马过来,现在又换成了一辆跑车,让秦昆无比震惊,照这种速度发展下去,明年过年,老邝有机会开上飞机啊!

“邝师傅,你那宝马呢……”

“卖了!看我这辆跑车咋样?”邝师傅表情相当得意。

“挺……挺好看的……”

这特么的,怎么现在鬼过得都比自己好了?没天理啊。

“这车哪来的?又是你儿子给你烧的?”秦昆好奇。

“哪有,这是我从鬼市里买的!!!可惜是二手货,不过多亏了你给的冥币啊。”老邝脸上,带着巴结的笑容。

这段时间,自己晚上骑车回去,总弄的一身臭汗,便坐了几次老邝的车。

在地狱道占据蛮石城后,秦昆的‘附魂旗’可以随时让鬼魂穿梭阴阳两界,他的鬼差都附魂在旗子上,隔三差五的,会回去‘收租子’。

秦昆手里,那些香田、灵晶现在很多,这东西没办法变现,秦昆便找鬼民制作成了‘买路钱’,也就是一些冥币、元宝之类的随身带着。

每次坐老邝车,秦昆都会给一沓冥币,这冥币可以转化为阴灵,可以吸收修炼,但秦昆第一次知道,这钱还能在鬼市上买车?!

秦昆三观有些恍惚。

“秦师傅!今天要照顾一下我的生意啊,刚提到车我就想起你了……这次你在车里抽烟都行!不过,坐一次得两沓冥币”老邝自来熟地说道。

两沓?

秦昆哭笑不得地被拽上车,地狱道里,他手下的村官每个月才3沓冥币啊。自从成为捉鬼师开始,还没见过有鬼敢这么坑自己钱的……

这种热情他认也不是,拒绝也不是。看到如今老邝拉生意无比熟练的套路,觉得这厮已经活出自己的价值了。

西郊的公路,夜晚无人。

跑车疾驰在公路上,夏风微凉,非常舒服。

秦昆作为老邝最大的客户,老邝热情地介绍着跑车的性能:“秦师傅,听点音乐不?或者广播?不是我吹,这车比以前那破出租好多了,现在能收听电台了!”

这也可以?

秦昆苦笑:“那就找个广播吧……”

老邝熟练地扭动调频,里面一个声音空旷的女声响起:“……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,喜欢的听众,请收藏关注,关注萱萱,每日鬼故事,萱萱与你不见不散。接下来,是我们的听众时间~”

这正是涂萱萱的鬼故事电台。

“老邝,你也听这个?”

“当然!这小姑娘在鬼市粉丝可多了,大家都想让她把自己的故事写进去,要不是广播电台门口有辟邪符拦着,我们就去找她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天,这世界变化的有这么快吗?

我特么听过僵尸粉,第一次听说这世界还有鬼粉啊……

广播里,涂萱萱不讲鬼故事时,声音像个邻家姑娘一样可亲。

“好了,我们现在接听一下热心听众的电话,聊一聊鬼故事,或者你身边发生的鬼事吧”

嘟,连线接通。

“你好,我是萱萱~”

“你好,我叫土娃。”

坐在车里的秦昆身子僵直,差点滑下去,原来有些爱情,会这样开始……

“土娃?这位听众,你的称呼蛮亲切哦,刚刚听完鬼故事,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想与大家分享呢?”

涂萱萱的声音带着亲和力,秦昆听得出她在引话题,这个环节,可能是压抑中的放松。

韩一本正经的声音传来:“萱萱主播,我第一次收听你的电台,有个问题你可能搞错了,按照你说的,阁楼里的臭气是鬼散发的,那个鬼能还隐藏起臭气,不会是只小鬼,能隐藏味道、死相的起码是厉害的野鬼或者厉鬼。”

涂萱萱的声音有些僵硬,我是要和你来聊这个的吗……

好在她不是第一次碰上尬聊了,应对的很出色:“这位听众……你说的我会注意的……还有什么东西要和大家分享吗?”

“嗯,还有,别误导大家,碰到能隐藏自己死相、味道的鬼,一定要跑,不要去看它们,普通人即便有鸡血之类的辟邪东西,也没法和野鬼、厉鬼打斗。那东西对人的精神影响很大。人身有三盏阳灯,你只要跑,它们也不敢随意近你身的。”

这是拆台啊还是神经病啊……

涂萱萱觉得没法聊了,我怎么接你的话?

“好、好的……我会注意的,看来这位名叫土娃的听众,是玄学的爱好者哦。我们继续接听下一位听众……”

“还有……”

“欢迎你继续收听,午夜鬼话,萱萱与你下次再见哦~”

……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