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香蕉形状的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林妙善半卧在病床上,柔顺的黑色发丝滑落在耳边,用轻柔的声音缓缓讲述着。

而我们的洪总会长,则坐在病床旁细细静听。

在一千八百年前,也就是西元纪开始之前,神州浩土的大多数仙家,可谓是居住在仙山福地、阆苑琼楼,不食五谷、吸风饮露,以天地灵气为生。

那时候的修仙者的日常活动,不是独自闭关参悟天道,就是与道友论道感悟玄法,堪称是逍遥无比。

收徒传承则主要以考验弟子的心性是否良善,是否耐得住修行练气时的寂寞。

体质天资独特优秀的话,至多能够让师门长辈多高看那么一眼,属于加分选项,而并非踏入仙途的决定性因素。

而西元纪之后,情况则大变。

天地灵气的没落和不足,导致了要么修行同一功法,长辈在坐化之前,将这一脉相承的灵力传承给继承者;要么就只有这些出生之前,就蕴养了一丝九州结界灵气的孩童,才能踏上仙途,修行至足以人前显圣的练气境。

而病床上的林妙善,就是月华之体,出生之前便蕴养着一丝月华灵气,7岁便被茅山上清派的师长带去修行,苦修10年,抵达人体巅峰,然后在师长的护法之下,用“三华皓月决”引动那一丝先天灵气演化丹田窍穴,才成为真正的修行者。

“九州结界大阵落下的天生灵根者千中有一,并且是随机赐予。”

在林妙善说道这里时,洪天贵眉头一皱,插言道。

长发文静少女森系唯美写真

“千中有一,如果数遍神州,那数目应该不少吧?”

东方大庆王朝虽然腐朽不堪,但御统的神州子民依旧数以亿计,哪怕是千中抽一,那也得有数十万人之多。

但洪天贵检索识海中在他降临之前此身在太平天国时期的记忆时,却发现根本没有就那么多修士。

巅峰时候曾席卷整个大庆东南十数省之广的太平天国中,算得上练气境的真正修行者,也就那么二十多个后来被封王的超凡强者。

“洪道友,有灵气者只是有机会入道,并不代表能够保证修行至练气境。”

听到洪天贵的疑问,妙善姑娘有些诧异的看了洪天贵一眼,有些疑惑眼前的这位真修,怎么连这种基本末法时代的常识都不知道,但还是细心的解释了一遍。

简单的讲,就是灵根为钢锁,功法为钥匙,必须相互正好匹配才行。

比如某某有水火灵根,必须是他在肉身修行圆满后,破入练气境之时,运行对应的水火属性功法突破才行。

但九州结界赐予的灵气所化成的灵根,哪有那么的纯净!

对灵气的研究,堪称这颗星晨上第一人的洪天贵可是知道,灵气中蕴含的都是随机的仙界信息。

像林妙善一样,有着恰好符合自身月华体质对应功法“三华皓月决”的几率,堪比前世的网络游戏抽奖。

哪怕现在神州浩土的各类修行法,因为末法时代许多仙宗破灭,已经飞入了寻常的大户家里。

但能够碰巧找到一门符合自身灵根条件的,能够修行的功法,依然是十万人中无一也。

毕竟现在可不是网络时代,可没有“x度以下,就知道”的搜索引擎,可能适合的功法就在同一县城的另一个大户藏书中,但却一辈子都不知道的情况,在当下都是非常正常的。

洪天贵其实早就知道了灵根的这些根源信息,但却也故意趁此机会,让林妙善详细的诉说了一遍,在这些传承深厚的大派弟子口中,印证自身关于灵根的看法。

其实他的这具身体,最初也是一位身怀灵根者,不然洪秀全根本不可能将太平玉竹简传承给他。

只是他降临时,本体爱德华和大光球给他纯化肉身时,直接将那丝先天灵气“弄”没了。

不过这对他影响不大,反正洪天贵是用自造的“太平灵气”成为练气境修士的。

而那些被他此身的父亲洪秀全安排的道兵亲卫,同样是自带灵根,他们突破练气境时,身边被制造出来的太平灵气数量,远多于他们自带的那一丝灵气。

那些所谓的“灵根”,直接在他们坚定的太平正信意志下,被“太平灵气”给侵染同化了。

“也就是说,绝大部分身怀灵根者,现在都没什么用?”

洪天贵继续问向眼前的姑娘。

神州浩土上的普通人,可没有太平会“逆转灵气法阵”那堪称末法时代“奢侈”的修行环境,他们可根本找不到更多的灵气,去同化体内的灵根,也就是说根本无法转修其他修行法。

“在三百年前的话,也不能说没用。”

妙善姑娘细细思索了一下,详细给洪天贵解释道。

“当时的魔修、邪修,就是通过种种人炼之法,提取出灵根者体内的灵气,用以修行各类魔法邪术。”

“只是蜀山派第三代掌门李英琼前辈,在拔取神州最后一道龙气祖脉,以凝碧崖横跨星空追寻仙界之前,彻底的将神州修行界洗清了一遍。”

“现在神州浩土上所谓的邪术魔法,都只是这三百年间,后人根据泛滥的正统仙道法门改良的低劣手法。”

“真正的邪道和魔道的人炼灵气法,早就被清理一空了。”

“所以,当前的大多数灵根者,的确是无法修行的。”

在这一方面,林妙善回答的语气非常肯定,因为她所在的茅山上清派,就是改造这种低劣手法的“大户”。

比如神州浩土现在民间话本里,非常有名的“茅山炼尸术”、“上清养鬼法”等等,其实都是茅山派中的先辈,根据这三百年间他们收集的古老道兵法门、鬼仙修行法门等,弱化改良出来的。

虽说这些法术用之正则正,用之邪则邪。

但毕竟和当年正儿八经的天魔道法,邪鬼阴术有着天壤之别。

在眼前的妙善姑娘说完之后,洪天贵陷入了沉思。

蜀山峨眉派的李英琼引领群仙,在三百年手持紫郢仙剑血洗天下邪道的事件,在太平玉竹简里是有着明确记载的。

那位和他前世记忆中,仙侠《蜀山剑侠传》里的女主角同名同姓,就连其公开的人生轨迹都有着八九分相似的女仙,在当时太平道传承者纪录中,是西元纪后最后一批离开星辰的神州“元神境”绝代修士。

她的确有能力将当时东方的邪魔外道屠戮一空。

但问题来了。

那位大能,去西方屠戮过吗?

去欧巴罗旧大陆洗清过西方超凡界中,类似于人炼灵气之法的邪术吗?

想到这里,洪天贵立刻站起身来,披上大氅。

向刚刚因为思考问题,而一直被自己看得脸颊微红的妙善姑娘,道了声别后。

立刻向内务部走去,他需要问问那两位血族和狼人,还有那名同样在内务部监控区里,养伤中的传奇猎魔人范·海辛·····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就在洪天贵·华生,发现了盲点的时候。

作为南北内战开始后立刻声明了中立,从而避开了战争的阿美利加单士顿州的首府。

卡尔多德城里除了广播和报纸,因为激烈对抗而互相泼着脏水的南北双方媒体,给这座城市里的人们,带来了一丝战争即将爆发的热闹气息之外。

这个总人口只有二十来万,工农业实力可以忽略的州,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安宁而祥和,和南北宣战之前没什么不同。

只是,随着太阳的滑落,夜色来临之后。

卡尔多德城外的一座红衫木庄园主屋里,数十名低阶狼人匍匐在一名血族的脚下。

“找到卢修斯和卡尔了吗?”

这是一名有着整齐的金色发丝,胸口的暗红色纹章,表露出其子爵阶位的中年血族强者。

“尊敬的子爵大人。”

“我们并没有发现那两位大人的踪迹。”

“不仅仅那两位大人失去踪迹,新教、蓝血、兄弟会、圣殿骑士还有一名东方修士。”

“前往洛夫克拉夫特庄园的所有人,全部都失踪了!”

数十名匍匐的存在中,为首的一名低阶狼人面带恭敬的开口回答道。

它丝毫不敢怠慢这位非同族的黑暗强者,在传说中,就连阿美利加这个国家的政界大人物中,都有着眼前这名中年血族的仆人。

“我们在那里发现了邪神的气息,那两位大人可能已经······”

还没等他说完,面前的血族子爵就已经猛地站起身来,打断了这名低阶狼人的话语。

“等等!”

“刚刚说,那些人中有东方修士?”

庞大的精神威压,从这具中年的身体上如同实质般的溢出,让在场本就匍匐面前的那名低阶狼人头领,头低着的幅度便的更大了。

“没错,根据两位大人留在庄园门口处的暗纹中的记录。”

“是一名来自东方的男性道士。”

······